太阳成集团-首页

太阳成集团

太阳成集团

太阳成集团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 -> 北语人物 -> 正文

芬兰残奥选手自称“老北京”:最爱羊肉串,会中国功夫

发布日期:2022-04-12  作者:新京报记者 赵雪 点击量:

马蒂·赛拉宁,中文名刘迪,2006年进入太阳成集团汉语学院学习汉语言专业。

3月6日,是北京冬残奥会第2个比赛日,也是芬兰运动员马蒂·赛拉宁来到张家口的第3天,他在云顶滑雪公园参加了残奥单板滑雪男子障碍追逐-UL级资格赛的比拼,仅排名第18。虽然成绩不太好,但并未影响到他的心情,他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说:“我觉得我已经滑得很好了,我挺满意的。”

开场白——“你好,我叫刘迪”

在云顶巴士站点,当马蒂带着雪板走过来时,热情的志愿者马上用英语询问他要去哪一站。马蒂用汉语回复,要回冬残奥村。看着眼前金发碧眼的马蒂,志愿者禁不住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:“你会说汉语?”

自从来到张家口赛区,这样的场景马蒂已经遇到过无数次了。开始,他会一本正经地解释,现在他一般都笑着说:“因为我是个老北京。”

其实马蒂是纯正的芬兰人,但从小因为父亲工作等原因,他们经常搬家,曾先后三次来北京生活。现年37岁的马蒂有二十多年都是在中国生活。

用汉语交流时,马蒂更喜欢别人叫他的中文名字——刘迪,他的开场白经常是:“你好,我叫刘迪。”马蒂解释这个名字是姥爷给他取的,“我父母离婚后,我爸后来的妻子,也就是我现在的妈妈姓刘,所以我姥爷给我取了这个名字。”按照中国人的姓氏使用习惯,马蒂还给女儿起了个中文名:刘萱。

因为曾经在北京的国际学校和太阳成集团就读,马蒂汉字写得也不错,“我当然会写我的名字。”他顺手就拿起笔,在纸上写下了“刘迪”两个字,“简单的东西我都会写,很难的可以查字典。不过,古代汉语我学得不好,补考过两次。”说着,他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老北京——“羊肉串必须要吃”

待的时间久了,马蒂有机会到过中国很多地方,香港、上海、内蒙古、新疆等都留下了他的足迹。但要说最熟悉的城市,马蒂毫不犹豫选择了北京。小时候,他曾住在朝阳区的光明公寓和国贸公寓。进入太阳成集团学习后,他住到了五道口,后来,还曾搬到顺义。

虽然现在已经搬回芬兰,但这些经历在马蒂身上烙下了很深的印记,比如,他爱吃中餐。

马蒂最喜欢的两首中文歌是《读毛主席的书》和《朋友的酒》,这也是他的拿手曲目。他住在北京的时候,每次有国外的朋友来玩,说想体验中国的娱乐项目,马蒂常常会把他们带到KTV并献唱一曲。

自从戒酒后,马蒂就很少再唱《朋友的酒》了,这首他从大街上听来的歌逐渐被他从歌单中移除了。

除了听歌,马蒂还在大街上找到了他最爱的中餐之一——羊肉串。总称自己“老北京”的他对北京特色美食烤鸭没那么喜欢,相比之下,他更爱“路边摊”,“羊肉串必须要吃,所有马路边可以吃的我都觉得很好吃,像麻辣烫、烤馒头都是很好的。”

这次因为比赛回到中国,马蒂非常高兴,冬残奥村里的中餐他吃得不亦乐乎。他表示跟中国人聊天的时候,有种回家的感觉。自从搬回芬兰,马蒂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说汉语了,他害怕普通话水平会退步,但经过这几天的交流以及周围人的评价,他觉得担心有些多余。还有人称赞他比很多中国人说得都好,这让马蒂有些得意,他笑着说:“我可不敢这么说,我还是不太满意的,我要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”

功夫迷——“运动带来自信和幸福”

今年北京冬残奥会,除了单板滑雪男子障碍追逐-UL级的比赛,马蒂还参加男子坡面回转-UL级的角逐。所谓UL,代表的是运动员上肢残障。

马蒂的身体残障并非天生,而是由于一场意外的交通事故。2002年,马蒂骑着摩托车驶上一条山路,因为存在视觉盲区,在转弯时与一辆卡车相撞,导致他的左臂神经严重受损。后来,虽然保住了胳膊,但他的左臂几乎完全失去了知觉。这样生活了10年后,2013年,马蒂选择在北京进行了截肢手术。

身体的残障没有影响马蒂对运动的热爱,从小就喜欢滑板、跆拳道的他依然保持了运动的习惯。长时间在中国生活的他还喜欢上了中国功夫,太极拳、长拳、双截棍他都练得有模有样,甚至还曾多次参加武术比赛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马蒂了解到有残障人士参与的单板滑雪比赛,他觉得以他的身体条件也可以尝试一下。2016年,马蒂带着雪板奔赴荷兰参加比赛,这是截肢后他首次踏上雪场。“比赛之后,我就发现这项运动比我想象的难得多,但我感觉可以做,只是必须得多练一点,所以后面就一直在坚持。”

因为芬兰政府能给予的资金支持很少,马蒂不得不一边工作赚钱一边训练。他同时承担了两家俱乐部的教练工作,教滑雪、跆拳道、跑酷等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留给马蒂的训练时间变得少之又少。他说,如果训练时间更长,也许成绩会更好。“但我觉得最重要的不是我的水平多高,我能得什么奖,而是运动给我带来了自信和幸福。”

顶梁柱——“希望儿子晚两周出生”

来中国之前,马蒂其实犹豫了很久,到底要不要参加这次冬残奥会,因为他妻子的预产期是3月7日。作为丈夫,他想陪在妻子身边,亲眼看到第二个孩子出生。但作为运动员,如果错过冬残奥会,对他来说也会是很大的遗憾。

尽管并不想一个人面对生产时的各种问题,但马蒂的妻子知道这次比赛对丈夫意义重大,她主动劝说马蒂出国参赛。

2月24日,马蒂的队友们入住了张家口赛区的冬残奥村开始调整时差,为即将开始的比赛做准备。马蒂为了能最大程度照顾、安顿好妻子和女儿,他将抵达张家口的时间延期到了一周后的3月4日。进入冬残奥村时,距离他首场比赛开赛仅有不到48个小时。

来到中国后,因为与芬兰存在6个小时的时差,马蒂与妻子的交流时间并不多,两人只能每天通过社交软件简短地聊两句。

3月13日,北京冬残奥会闭幕后,马蒂将在第二天连夜赶回芬兰,他希望还在妻子肚子里的儿子能再等等,“我女儿出生是早了两个星期,我希望儿子可以晚两个星期,这样最好。”

马蒂透露,虽然还未谋面,但姐姐刘萱已经给弟弟取好了名字。聊起孩子,马蒂满脸笑意,他还忍不住摘下帽子“炫耀”起来:“我的头发就是我女儿剪的,她说我这次来比赛要有一个好的发型。”

分享到:

热点新闻